• 男子負氣離家流浪21年 兩地志愿者聯合,助其放下執念重歸鄉



    周時紅(右一)、周時剛(左二)兄弟倆21年后再次握手,哥哥激動得流下了淚水。


    離開東莞之前,周時紅(右)向幫他返家的志愿者表示感謝。

      □大河報·豫視頻記者朱長振文受訪者供圖

      4月12日凌晨3時,河南信陽,離家失蹤21年的固始男子周時紅重回故鄉。

      與21年前負氣離家時不同的是,父母已先后離世,母親臨終前睜著眼苦苦等了他七天,咽下最后一口氣之前,仍在艱難地呼喊著他的名字。21年前和他吵架的妻子仍在家中,沒人知道她這21年是如何熬過來的。

      兒子也已經大學畢業,目前在上海工作,這一次沒能遠赴廣東接他回家,是因為上海的疫情。

      一次新的團聚背后,流浪出走人員的回歸并非易事。與以往不同,有民間救助人員表示,現今街面上的流浪人員,有很大一部分是主動離家出走的。除了民間機構“不拋棄,不放棄”的救助,一些地方政府也開始動用一切力量救助流浪人員。

      與眾不同的流浪漢

      張世偉身為“讓愛回家”(專門幫助流浪人員回家的公益機構)公益團隊的發起人,他比普通人更關注街頭的流浪人員。“我是好幾年前就關注到這個流浪人員了,他很特別,夏天幾乎每天都洗澡,衣服也總是洗得干干凈凈,但就是不與人交流,你一靠近,他馬上騎上自行車就走了。”張世偉說。

      轉機來自于今年清明節期間張世偉他們的一次公益活動。“當時我們的志愿者在東莞石碣鎮宣傳防疫知識時,再次發現了這名特別的流浪人員。給我打電話后,我就趕過去勸說他登記個人信息,這一次他沒有像以往那樣拒絕,而是配合我們,把家庭地址告訴了我。”令張世偉想不到的是,他的這次成功勸說,讓一個破碎了21年的家重又走上團圓之路。

      根據這名男子提供的家庭住址,張世偉聯系上了同在志愿者團隊中任聯絡員的信陽固始籍的蔣文亮,誰知蔣文亮很快就把信息反饋回來了,說這名男子是他妻子娘家的鄰居,已離家失蹤21年了。

      親哥驅車兩千多里接親弟

      4月9日,得知消息的固始縣周時剛與兩名親屬一起驅車趕往廣東,從手機上搜索,固始到東莞距離1304.4公里。

      10日一大早,周時剛在志愿者帶領下,來到東莞石碣鎮一處綠化帶邊。正坐在地上的流浪漢被突然出現的一群人驚呆了,他下意識地推起身邊的自行車就要離開。周時剛一把抱住了他:“時紅啊,你讓我們找你找得好苦啊,咱娘去世前七天都不合眼,嘴里一個勁兒喊著你的名字。你老婆還在家一直苦苦等著你啊,她一個人把孩子拉扯大,現在孩子大學畢業在上海參加工作了,你還不回家啊……”一群人圍住這位名叫周時紅的流浪漢輪番勸說,周時紅最終同意與哥哥一起回家。

      4月12日凌晨3時,離家21載的周時紅踏上了回鄉的路程。上午9時,周時剛一行四人回到固始,因防疫需要,在縣城賓館進行隔離,等隔離結束,周時紅將重返他離開了21年的家。

      周時剛在電話中對記者說:“弟弟的精神狀態還不錯,他肯定也想回家啊。21年了,他這些年在外沒少吃苦受罪,有時打零工,有時撿廢品,吃飯饑一頓飽一頓,這次回來可要好好勸勸他了。”

      不拋棄,不放棄

      周時紅與家人分別21載重又團聚的背后,是志愿者及諸多愛心人士努力的結果。

      “每一個流浪人員的背后都有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我們首先就是幫他們打開心結。比如周時紅,他其實離家21年的原因很簡單,就是他年輕時在東莞做生意失敗,回家后又遭妻子埋怨,倆人吵過一次架后就負氣離家出走了,他之所以與其他流浪人員不一樣,天天洗澡、洗衣服,是因為他曾經當過兵……”蔣文亮談起如何讓流浪人員回家便滔滔不絕。

      張世偉對此問題則稱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一是要把流浪人員當親人,像對待親人一樣,才能取得他們的信任;二是要投其所好,他喜歡喝酒,你就給他拿酒,他喜歡下棋,你就陪他下兩盤,在下棋的同時,漸漸打開對方的心扉;三是要長期堅持,一個人做一件好事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他們有句口號叫“不拋棄,不放棄”,只要是他們發現的,決不讓一個流浪人員一直流落街頭。

      深一度

      離開家成為流浪人員

      原因是什么

      張世偉的“讓愛回家”公益項目目前已經有26000多名在冊志愿者。團隊改變以前的找人模式,變為現今的人找家模式

      張世偉把他這些年所遇到的流浪人員歸結為三大類。一是家庭原因故意離家選擇流浪生活的,這些流浪者要么是與家人生氣后賭氣,要么就是突遭家庭變故無法適應,選擇外出流浪。

      二是老年癡呆或智力低下人員,還有一大群體就是受精神類疾病困擾的流浪人員,這類人其實是我們幫助回家的主要人群。

      三是高學歷高智商人群,這類人經受過現實生活的打擊后,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差距讓他們無法適應,選擇逃避現實,流浪四方。“我們這些年救助過不少研究生、博士生和億萬富翁流浪的,不過這個群體相應要小一些。”張世偉說。

      社會共治

      讓出走人員早回家

      除了民間機構“不拋棄,不放棄”的救助,一些地方政府也開始動用一切力量救助流浪人員。

      今年3月9日,福建漳平市平安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印發了由漳平市檢察院起草制定的《漳平市流浪婦女、流浪兒童和流浪精神障礙患者查收救管工作辦法(試行)》,從源頭上防止流浪人員被侵害或侵害他人合法權益。

      “以‘我管’促‘都管’,《辦法》通過法治方式把流浪人員合法權益保障服務做在平常、抓在經常、真正落在基層,讓流浪者‘浪’在鬧市有人問,‘落’在他鄉有遠親,歸家的路不再遙遠。”該市檢察院一名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

      江西省也開始建立聯合尋親機制,助流浪人員早日找到家人。記者了解到,2021年年底,在辦理一起跨年齡人像比對查找被拐失蹤兒童案件時,該省知名人像比對專家、省救助管理站尋親工作特邀專家、省公安廳刑警總隊警務技術三級主任朱貽燦得到啟發,公安機關可與救助管理站聯手,開展無身份流浪人員身份甄別工作。

      日前,這一想法得以落地。江西省公安廳刑警總隊和省救助管理站聯合行動,下發《關于建立長期滯留生活無著流浪乞討人員人像比對尋親服務機制的通知》,標志著該省首次建立長期滯留生活無著的流浪乞討人員合作尋親工作機制。


    2022年04月13日09:11 來源:大河網-大河報 責任編輯:林輝

    无码二区六区